首页 > 旅游攻略 > 香格里拉攻略 > 细雨霏霏雨崩行

细雨霏霏雨崩行

来源:昆明南方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作者:www.25120.com  发布时间:2019-06-19 11:06    点击次数:0

从云南回来有一个多星期了,一直没有时间闲下来,好好地坐在电脑边,回顾那些震撼的美丽风景,记录那些让我们感动的人和事。

此次出行,计划很早就确定了的,虽然时间比较长(占满了整个8天假期),但我们的目标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雨崩。雨崩,是德钦县云岭乡所辖的一个小村庄,位于太子雪山(即大家现在所说的梅里雪山)的三座雪峰:卡瓦格博、吉瓦仁安(五冠峰)和面茨姆(神女峰)的山坳里。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和悠悠家一起,先飞抵香格里拉,再包车一路玩到飞来寺,第二天再前往明永冰川后返回西当村住下,悠悠一家则在西当村和我们分手后直接去了香格里拉大峡谷,他们准备在我们进出雨崩的那几天把香格里拉周边的景点都玩遍了。

西当村是个不大的小村庄,我们抵达后看时间还早,就沿着村里最大的一条大道从村头走到了村尾,也顺便去了多背一公斤上提到过的西当完小看了下。三座教学楼,一个篮球场,基本上就是这个小学的全部了。

西当村里有几家农家乐,但住在这里的游人并不多,想来大多数游人都是选择住在飞来寺的,或者再早一些过来,当天就能进到雨崩了。这里就显得很清静,阳光暖暖地照在偶尔开过的汽车扬起的尘土上,没有一丝风,炊烟袅袅,可能有的人家早早地开始做晚饭了吧,我们时不时地跨过一个小水沟,皮皮很开心地用她新买的防水的登山鞋踩着水走,这是一个慵懒的傍晚。路上遇到三个本村的小孩子在路边看着我们笑,有时跟着我们,她们的妈妈背着背篓在叫着他们,说着什么,我们都没有听懂。其中最小的那个孩子说他才3岁,看的出来他很喜欢皮皮,有时跑过来围着皮皮转着圈的看,还上前去拉皮皮的衣服,皮皮笑着躲开了。另外两个就在不远处推推搡搡地笑着,真是三个天真的孩子。

睡了个懒觉,第二天上午包了辆车把我们送到西当温泉的马场。西当温泉,是汽车的终点,徒步的起点。虽然近几年雨崩的旅游已经很热了,但进出雨崩的方式仍然和10年前一样:要么步行,要么骑骡。此时临近中午,这里已经是一番热闹的景象了,有些人在抽签看自己可以乘哪家的骡子,有些人把背包往骡子背上放,有些人在路旁坐着等同伴,有些人已经手撑登山杖开始了行进。我们没有过多地停留,沿着上山的马道开始了今天的徒步。进雨崩当然是选择徒步,等到后几天累了的时候再选择骑骡子。正好头一天去明永看冰川时跟着骡子走也热了热身。

雨崩又分为两个小村落,分别是雨崩仲堆(上村,或叫上雨崩)和雨崩仲面(下村,或叫下雨崩)。每个村落约十几户人家,一共有100多人。从雨崩村出发,一般有两个景点可以去:神瀑和笑农大本营(冰湖)。所以,一般来说想稍微闲适一些的话,在雨崩游览需要4天:一天进去,一天出来,一天去神瀑,一天去笑农大本营和冰湖。从温泉进雨崩,地图上看,具体的路线是这样:西当温泉(2650m)—12km上坡—垭口(3800m)—5km下坡-上雨崩村(3200m)。这一天的路程总共大约17km,先爬升1150米后下降600米。

进雨崩的马道还不算很窄,一般至少能容两匹马错开的。每匹骡子(这里一般都是骡子,很少有马的)脖子下系着木铃,我们听到木铃声临近了就赶忙站到山体一侧稍微开阔些的地方,让骡子先过去,后来习惯了,也就和骡子一起往前走了。想当年茶马古道上的木铃声应该是寂寞的吧,和现在熙熙攘攘的感觉完全不同。我们走的慢,总是不停地有一匹匹的骡子超过了我们,骑在骡子上的叔叔阿姨们纷纷惊叹还有这么小的小孩子也徒步上山啊,加油啊!一队队的徒步者也追了上来,说了两句话,相互鼓励下,又超了过去。

我们一路上遇到的像皮皮这么大的孩子不多,作为游客来的只有两个,一个7岁,一个8岁,另外还有2个藏族的小朋友,他们肯定是准备去转神瀑的。天上的云变幻着,飘来飘去的,背后远处的青山渐渐地低过了我们脚下。皮皮走的要慢一些,所以我们都没有感觉很累。从温泉到垭口有三个歇脚处,或者叫茶馆,有食物和饮料供应,还可以烤火。我们在第一个歇脚处吃了午饭。又在垭口处的茶馆吃了一顿,这应该算下午茶了吧。这个垭口的名字叫那宗拉垭口,或者叫南宗垭口。垭口上挂满了五色经幡(风马旗),告诉了皮皮这五种颜色分别代表着蓝天、白云、火焰、绿水和黄土,经幡上写着经文或咒语,随风飘动就相当于念了一遍经。我们也和转山的藏民一样,在大树旁经幡下找了一块平整一些的草坪坐下休息。在垭口休息、盘桓了大约1个多小时后,我们才又重新整装出发,很快,我们就要见到期待已久的壮丽景色了。

翻越垭口后,就是一路的下坡,走不多远,不经意间的一仰头,倏然见到巨大的雪山竖在眼前,仿佛再低着头紧走几步就能撞进它的怀里。它是如此的高大,像一面通天的墙,好像这里已经是世界的尽头,它又是如此的壮丽,巍巍青山,尖上一抹白色的雪峰直插上天空,云雾环绕着,遮挡着它的容颜。我们知道,这就是我们在飞来寺远远地看过的吉瓦仁安(五冠峰)和面茨姆(神女峰)了。尤其是神女峰,那修长的腰身依稀可见,但俊俏的面庞隐藏在了云雾的薄纱后面,却也更显得妖娆了。下山的路走起来轻松很多,再加上可以时不时地抬头仰望横亘在眼前的雪峰,也就不怎么觉得累了。没怎么休息,尤其是皮皮,几乎一路小跑着来到了雨崩村。

先到的是雨崩上村,村口第一家就是梅里客栈。由于这里管理的随意性,我们提前半个多月预定的客栈都没有留下房间。于是在抵达西当村后重新打电话预定。只有第一天在雨崩下村有一间双人间,此后两天的住宿只能到了再说了。因为上雨崩是前往大本营和回西当的必经之地,所以我们最早的计划都是住在上雨崩的。现在第一天订下了下雨崩,希望在第二天和第三天能够在上雨崩找到住处。问了梅里客栈的老板娘,他们家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没有地方了,只好出门,继续往前走,去别家问问。刚走没几步,后面追过来一个小姑娘,她说带我们去一家看看有没有空的房间,那家的名字叫:朝圣卡瓦格博。她说她是个导游,本来计划带队伍这两天住在朝圣卡瓦格博的,但因为有些意外改变了行程,不能住在那里了,所以她感觉很抱歉,希望能够有机会再介绍客人过去。我知道正值十一黄金周的时候,雨崩村本来就是很难能找到住处的,那就跟着她一起去看看吧。小姑娘说她家是湘西的,出土匪的地方,我说湘西的凤凰我开车去过,感觉很不错。一路跟着她快步走到上雨崩村深处的朝圣卡瓦格博,她找到阿玛希望能帮我找到一间住处,阿玛说房间都住满了,不过既然是她介绍来的,那就在堂屋里摆两张床让我们住吧,我说没问题,即使是通铺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在阿玛的小本上登记好后我们就一起离开了,我和来自湘西的小姑娘互致感谢。其实,真正需要感谢的人应该是她。

没想到找客栈的事情在湘西小姑娘的帮助下这么顺利地就完成了,不过此时已经7点一刻,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下来,我们还要继续往下走到河对面的雨崩下村去。出发,趁着暮色沿着山路下降到河边,然后过河,爬上一小段就能抵达下雨崩村了。上雨崩和下雨崩之间有一条河,河的名字就叫雨崩河(雨崩隆曲)。下到快一半的时候,天就已经完全黑了,此时经过一座房子,房子跟前好像有很多人蹲在那里,开会的样子。我们过去问路,去下雨崩怎么走,人群中有人问:你们去哪家客栈?我们说了客栈的名字,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说,我就是那家客栈的老板,然后告诉我们一条不容易走错的路。因为天完全黑下来了,皮皮打着出发前刚买的巨亮的小手电,我们两打开头灯,顺着路继续走。走没几步,又遇上一个队伍,是要去神瀑客栈的,6-7个人只有一把不太亮的小手电,因为山路上经常有流水,比较泥泞不太好走,正在踌躇呢。正好跟着我们一起走吧,我和皮皮打头,皮妈收尾。我边走边报着路况,皮皮紧紧地跟着我,忠实地把我报的路况向后面的队伍大声地传达着,一旦发现后面的人离得远了一些,就让我停下来等一等。就这样下到河边,过桥,沿山路再上山,遇到岔路口根据客栈老板的指点右转继续上山,来到了一个小房子前。房子旁边过来一个人,说他是管理员,问清楚了我们要去哪家客栈,说顺着这个篱笆墙走到路上右转就到了,去神瀑客栈的话就继续往前走。到这里已经是平路了,很快地我们就到了今天要住的客栈,神瀑客栈也派人过来接他们了。皮皮和要继续往前走的阿姨、姐姐们一一道别,她们每个人都留下了祝福的话给皮皮,相信今天的行程,皮皮心里的祝福一定是装得满满的。

第二天,又是睡了个懒觉,轻装去神瀑,然后原路返回,背上包去上雨崩。走出村子,绕着村边的白塔转了几圈,踏着草地上的小路向神瀑进发。看来昨天的雨崩村是满员了,神瀑客栈的院子里还扎满了帐篷,白塔旁边的草地上也扎了10多顶帐篷,我们经过时,他们似乎还没起呢。

从雨崩去神瀑的路,是我们此行感觉最适合徒步的路。先是穿过一大片的草坪,走上古木葱茏的小路,脚下已经有了一些落叶,垫在软软的泥土上面,走起来很是舒服。浓荫蔽日,苍穹粗壮,看上去每一棵都很有年头了,枝桠上挂满了被称为卡瓦格博的胡须的松萝,完全是原始森林的感觉。潺潺的流水声告诉我们一直是在沿着一条河前进。走不太远,遇到一片稍微开阔地,可以走近河边了。从路边到河边,摆满了用石头磊起来的玛尼堆。因为河水是前方的神瀑淌下来的圣水形成的,所以有很多人把水中浸泡的石头拣出来堆成玛尼堆。皮皮和皮妈也一起堆了一个大肚子的玛尼堆,很好看。再往里走了一段,枝叶渐渐稀疏了一些,可以看到旁边山腰上的五彩颜色了。现在已经中秋,青山也开始用彩色衣裳装扮自己了,不过雪峰依然时隐时现的。就这样边走边玩,时间也悄悄地流过去了。中午过后天上竟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来,而且越走雨势好像越大,准备爬升时雨已经是哗啦啦了。四周的山峦都被云雾遮盖着,我们只有低头疾行。虽然身上穿着冲锋衣,但在这方向不定的雨雾下,身上基本上都湿漉漉的了。

经过了最后一段的爬升,终于来到了神瀑跟前,只是可惜看不到雪峰顶了,只见一袭水柱笔直泻下,击打着地上的几块大石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皮妈和皮皮已经冷得不行,由我代替他们在神瀑下面跑着转了三圈。这下裤子和鞋全部都湿透了,皮妈问我冷不冷,说来真奇怪,脚底下虽然是湿的,但感觉却是暖暖的。毕竟这里还是冷的,我们没有停留,直接往山下走,到小卖部里去烤火了。烤火真是很舒服,后来皮妈总结的此行最舒服的一件事情就是烤火,在神瀑烤火,在大本营烤火,在朝圣卡瓦格博客栈里烤火。。。我们烤了很长的时间,基本上把鞋子、袜子、衣服都烤的差不多干了才出发,不觉天色已晚,看来又要走一段夜路了。

7点钟回到下雨崩的客栈,取了背包,和客栈的房客们道别后过河爬山回上雨崩。下山和过河的路还比较好认,还能看到半腰上的徒步者之家客栈的灯光,但走着走着天完全黑了下来,加上树叶遮挡,基本上远处的路就望不到了,反正雨崩就这么大点地方,只要往上走就对了,闷着头用头灯照着脚底下的路往上走,快8点时走到了一所房子跟前,这时也看到了徒步者之家在右手方向。找到人问了路才确定,这里就是上雨崩村了,我们是走了一条超级近路,直接插了上来,再走几十米就是朝圣卡瓦格博客栈了。

来到客栈,放下背包,点好了菜在餐厅等着。这里已经围坐满了人,都是来自各地的旅游者,今天又是中秋节,对歌的声音此起彼伏,煞是热闹。其中有一个可能是藏族的导游唱的歌真的是非常棒,在现场感觉很好听。还有一些人看到皮皮跑过来跟她打招呼,有进来的路上遇到过的,有去神瀑的路上遇到过的。很抱歉我们都不太记得了,因为打过招呼的人太多了。不经意间,皮皮成了雨崩的名人。又有人过来要求和皮皮合影,也被皮皮干脆地拒绝了。不过,慢慢地和一些叔叔阿姨熟了,皮皮也就很有兴致地和他们玩到了一起。要回去睡觉了,阿玛跟我们说堂屋里有烟,会呛,睡在走廊里我们又怕冷,最后在阿主的房间又搭了一张床,我们睡在了那里,让阿主睡在了摆在走廊的床上。这个房间不算客房,是他们自己住的,堆满了杂物。晚上睡觉时仿佛听见有床底下有动物的喘息声,我说是隔壁的声音吧,后来没太在意就睡着了。

一早醒来,又听见了这样的喘息声,然后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个什么动物在袋子旁走过发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眼见一只小白狗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原来是它晚上和我们一起在这个房间里共眠呢。我轻轻的开了门让它出去了。睡不着了,起床,计划今天要去笑农大本营和冰湖。怕皮皮走了两天累了,我们准备骑骡子去大本营。小雨从昨天开始就没怎么停,到今天又更大了一些。有很多要出雨崩的人在排队等着骡子,我们也不着急,在餐厅看了会儿窗外的雨,剩下的时间就是一边在厨房烤火,一边和只有2岁的可爱的小卓玛一起玩了。小卓玛应该是阿玛的外孙女吧,有时候在地上玩汽车,有时候在账本上胡乱地写写画画,非常可爱。

我们刚起床时看到山脚下的云雾翻卷着朝我们席卷过来,很快就把整个雨崩村淹没在其中,现在看这漫天的雨雾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听说雨天去大本营和冰湖的路都不太好走,不过我们也只能冒雨前往了。大约11点多钟,终于来了两匹骡子,出发!骡子虽然走的不快,但它基本上不怎么停下来休息,所以整体速度还是比我们自己走着快的。一开始也是较平的路,但很快就是上升的路了。看着脚下被骡子踩得大大小小的水坑,我们知道一会儿回程的路会异常艰难。骑骡子只能到半山腰,中间有一段比较陡峭的山路需要下来自己走。这段路不太长,不过我们想走近道,但选错了方向走错了路,反倒更耽误了时间。盘旋着走到了山腰的一处小卖部,这好像是去大本营路上唯一的一处小卖部,这里也是重新可以骑上骡子到垭口的休息站。让人惊喜的是,这里居然有炸油饼买,买了两张,吃完,又买了两张,真的很香很好吃。油饼就着酥油茶味道也不错。回来的时候还想买了吃,可惜那时太晚,她家的面粉已经用完了。

重新上骡子骑到垭口,然后步行下山,过河,很快就到了当年攀登梅里雪山的大本营。爬上小木屋,第一件事情就是脱衣服脱鞋烤火,旁边的小木屋里还有卖羊肉汤的,很鲜,喝到肚子里暖暖的。这一路上因为阴雨,基本上看不到近在咫尺的雪山,如果是天气好的时候,应该是很美的风景了。烤火,聊天,喝羊肉汤,我们在雪山脚下度过了这样一个下午。如果不是天色将晚,我们真的不舍得离开暖烘烘的火堆。

离开火堆是痛苦的,在如此泥泞的山路上行走,更加的痛苦。每一步都有可能滑倒,我俩穿的是镂空的运动鞋,还要小心着别一脚踩到水坑或者烂泥里。陆陆续续的有人在往回走,本来我们不是最晚离开的,但走着走着我们好像变成了最后一拨了。怕天黑不安全,路上遇到一起走的几个人就自然地结成了一队,前后照应着。尤其是皮皮,被关照得最多,我一般都是让皮皮自己走,虽然有的地方有些陡,她自己会小心处理的。有的叔叔可能觉得让皮皮自己走还是有些危险,有些地方就直接把皮皮抱过去了。皮皮走的还是挺开心的,只是听说这个地方可能有熊或野猪的时候,有些害怕。我跟她说,野猪是怕人的,尤其这个十一黄金周,每天都有很多人上上下下的,野猪肯定怕的不行,都不敢出来了。大本营到雨崩是12km的路程,走着走着,天不可阻挡地黑了下来。中午出门时忘了检查,天黑了才发现最亮的皮皮的小手电忘带了,只能靠一个头灯微弱的光亮照着路。同行的一个朋友把他的头灯借给了皮妈,皮妈不好意思离开太远,也帮他照着点路。其实我们走的都不是路,大路(骡子走的路)太泥泞不好走,只能找相对平缓的地方直接下山。我们这个9人小分队由一位走这段路上山的朋友带领着,前呼后应相互提醒着一起下山,数不清楚有多少人滑倒或者险些滑倒了,皮皮管滑倒坐在地上叫坐沙发,也是呵,泥土软软的跟沙发似的,她每次都数着,说坐了几个沙发了。皮妈倒是没怎么坐沙发,但坐了两个砧板-虽然也是坐在泥地上,但坐的地方正好有一根立着的树枝,扎得生疼,后来回到家里看,青了好大一块。

我们终于赶在天完全黑了之前走到了平路上。大家排着队,一个脚印踩着一个脚印的往前走。这时又遇到了两个从雨崩过来的人,他们说他们只是随便走走,没想到走了这么远,和我们一起往回走。我倒是觉得这可能是他们客气,也许就是想顺便接一接晚回的游人吧。远远地能看到雨崩村的灯光了,同行中有几个人是住在下雨崩的,包括借给皮妈头灯的朋友,皮妈要把头灯还给他,让他们赶紧先走不用等我们了,剩下的路应该没太大问题。不过他们都不太放心皮皮,要求再一起走一段,即使后来把头灯还给了他,他也一直在前面不太远的地方走着,一直走到上雨崩的村里。进村不久,前面走过来一个拿着强光手电的人,跟我们说他是管理员,看我们这么晚还没回来,阿玛都等着急了,让他过来接一下我们。说完抱起皮皮就往前跑,我们紧紧的跟了过去,拐了个弯到了朝圣卡瓦格博客栈门口,他才把皮皮放下来。阿玛这时正在厨房等着呢,说一直担心皮皮会不会出啥问题,看到我们回来就放心了。阿玛真是一位善良的老大妈。

第四天,是走出雨崩的日子,天依然没有放晴的意思,骡子好像更紧张了,我们也乐得在厨房烤火,逗小卓玛玩,同时把要带给雨崩小学的篮球和两个皮皮送给小学生的小皮球托付给阿玛,请她捎给阿茸老师,外面下着雨,我们就不过去了。阿玛说阿茸是她的三哥,真的是很巧。大约12点半的时候,才有两匹骡子可以给我们骑,我们准备骑到垭口。价格是村里统一定好的,而且只有2匹骡子,也不用抽签了。回去的路要先上山到垭口,下了几天的雨,和来时的路完全不一样了,到处都是泥泞一片,骡子走起来也比较困难,有时要休息一下。上到垭口,吃了方便面当作午饭,又烤了会儿火,就要离开雨崩了,雨也渐渐地住了。回头再望一眼云雾后面的雪山,再望一眼五彩经幡,踏上泥泞的马道下山。相对而言,皮皮更喜欢走下山的路,毕竟轻松一些,而且她的登山鞋不需要像我们俩走起来那么小心。心情好,皮皮的话就比较多,一路的说个不停,最后,还和皮妈一起每人一句的凑了一首小诗,为雨崩徒步做了一个完美的收尾。经过推敲,确定这首小诗的名字是《蓝天下,雪山行》:

风吹落叶树上滴,

白云飘得真美丽。

清风吹过空气好,

神清气爽身如燕。

甜甜竹子马儿吃,

山间行走真快乐!

 


上一篇:十一雨崩简要攻略

下一篇:梦幻王国香格里拉